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母亲的眼睛

母亲的眼睛

“一妈一妈一,别哭了,别哭了他趴在一妈一妈一的怀里,伸出一双稚一嫩的小手去擦一妈一妈一一只眼睛里涌一出的泪花。他刚3岁,3年前,他便成了一颗”罪恶的种子。在母亲的肚子里萌芽了。

3年前的冬天。她刚来到这个群山环抱中的小城打工,还 没有绽放一爱一情的迎春花一蕾,便被一个有权势的男人强一奸一了。后来,这个丑恶的已婚男人把她转嫁给了自己的兄弟。一场噩梦再次开始潜伏。这个变一态的男人。婚后对她进行疯狂的折磨,他那凶狠的目光,是寒光中的冷箭,把她一次一次射得遍体鳞伤。

这颗在黑暗中孕育的种子,在母亲的泪水中奔跑着来到了世间。在这个生命刚刚17天的那个下午,变一态的男人要与她强行同房被拒,穷凶极恶的他便用一把螺丝刀把她的右眼珠活活地挖了出来,神经撕一裂的声音一辈子在她惊恐的梦中回响缠绕。

后来,男人被判了8年徒刑,孩子被送回到了山村的一奶一奶一家。在她陷入绝望的深渊时,孩子也在深山里哭喊着,他还 不会叫出一妈一妈一两个字。哭声似乎从梦境里穿越到了母亲的耳畔,声声撕一裂着她的心房。面对他,这个一半是她的骨肉,另一半却不知到底是谁的影子的小生命,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恨,如同长年不化的坚冰,心里涌不起对孩子的一丝一爱一怜。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个孩子是她这辈子的苦难。

是在两年后的一个春天,她从北京上一访归来的途中,在火车上昏沉沉的睡梦中,她看见一个小孩泪流满面伏一在车窗前叫“一妈一妈一”。醒过来,才明白,这是一个梦。然而,那声“一妈一妈一”的呼唤绞痛了她的心。她想起小时候,在漆黑的山道上高一脚低一脚跌跌撞撞地奔跑,一路上也是不停地呼唤着“一妈一妈一”,一妈一妈一提着一盏煤油灯,在寒风呼啸的山道上迎接她回家。

这个夜晚冥冥中传来的一声呼唤,一下打湿了她的心。回到家中,她在黎明中一路奔跑着来到了另一个小山村。仿佛是心有灵犀,两岁的孩子也在晨曦中早早地醒来了,他正倚在门前,面对奔跑而来的女人,他一下喊出声:一妈一妈一这一声呼唤。让她泪流汹涌,肝肠寸断。第一次,她把他紧紧地拥入怀里。第一次,她埋下头,脸贴着脸去亲一吻他。第一次。她握住他的小手,握得手指的骨节都响出了声。

那天,她把两岁的孩子抱着,一路飞奔回家。一路的泪水滴在山路上,也开出了点点母一爱一的繁花。她对自己70岁的母亲说。一妈一妈一,恨已经结束了,我要对他一爱一起来,让一爱一融化我心中的恨,把一爱一延续到世间。老母亲哭了,为这一份母一爱一的无声绵延。

孩子还 不太懂事,仰起头,看见一妈一妈一那黑一洞一样的眼眶。孩子天真地叫出声:“一妈一妈一,你的眼睛孩子不知道,那一个空洞的眼眶。蓄满着母亲心里全部的痛。有一天,她给孩子编了一个谎言,说一妈一妈一的那一只眼睛。是在与山中的一只狼搏斗时被咬掉了。孩子当真了。握紧一小拳头,他要去找那只”狼算账。

她偷偷地哭了。当她用这种谎言搪塞时。她感到眼前仿佛真有一只眼露凶光的狼。而在这种无形的一陰一影中,恐惧的她面对孩子时,总觉得这个小身影的另一半。也有着“恶魔”的影子,这再次让她不寒而栗。

又是一年初春。她牵着孩子走在盘山的小路上,孩子突然仰起头说:“一妈一妈一,把我的一只眼睛给你吧。”孩子的一句话,让她泪落中笑出了声。她一把举起了孩子。清冽的山风中,她突然感到,她的另一只眼睛一下睁开了。在她明亮的双眸里,这个孩子,已没有了一点儿仇恨的影子。从此,她对他倍加疼一爱一与呵护,这一生,孩子不再是她的苦难,而是苦难中的馈赠。孩子来到这个世间,是命运安排他们一同牵手中蹬过苦难之河的。

睁开另一只眼睛,在母亲的心里,沐浴着母一爱一的双眸,哪怕是在仇恨的土壤里孕育的生命,生命之花也会含苞怒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