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父亲带我看火车

父亲带我看火车

我15岁之前到过的最远的地方是灵宝。我前前后后去过灵宝多少次,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去灵宝是和父亲一起去的,父亲要去灵宝买氢化纳,这是炼金的必备之物,父亲那时侯在泡矿石。

从我们县城到灵宝,那会要走四个多小时。全是山路,上一上一下一下,颠簸的厉害。我是坐不惯公共汽车的,一闻到汽油味就晕车,每次去灵宝,我都吐得死去活来。我就特别怕坐车。但父亲让我和他一起去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拒绝过。

我去灵宝主要是帮父亲看东西。父亲把氢化纳买好后,会放在一个地方,让我站在那里看着,他出去办事。父亲有时候去的时间短些,有时候时间很长。不管父亲去多久,我都会站在原地等他回来。

那时侯,我大概七八岁的样子,个头很小。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人来人往,父亲走了以后,我就有点害怕。每当一个陌生人朝我走过来,我都会变得特别紧张,眼巴巴地盼着父亲早点回来。只要父亲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父亲要我看的通常是氢化纳,装在一个蓝色的铁桶里,桶身上画一个骷颅,骷颅下画一个叉,下面涂着三个字,氢化纳。打开顶部的铁盖后,就能看到一个个小圆饼,白色的,外面套一个大塑料袋。我知道这东西是毒一品,剧毒。父亲所在的矿区,经常发生牛不小心喝了矿池里的水而毙命的事。我就更害怕这种东西,连摸都不敢摸,总是离它远远的。

父亲一次会买两桶,也可能更多。父亲去办事,我就站在一边看着。父亲走了以后,我就像一个忠诚的卫兵,一步也不离地看着这些毒一品。

那些年,我去灵宝就是为了这个。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父亲带我去看火车。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火车。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发奇想带我去看火车,也许是因为我还 没有见过火车。我不知道父亲见没有见过火车,我想他是见过的。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把我带到站台上的。在路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父亲要到我去什么地方。父亲没有明确的告诉我,他将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他只是把我带到了站台上。然后,他说,火车。

多年以后,我依然无法忘记我父亲带我去看往火车的那个遥远的午后。我和父亲并排站在站台上,我们的脚下是延伸的铁轨,是浸满柴油痕迹的枕木,是遍地灰色的、黑色的石子。但我没有看到火车,我从没有见过火车,我想象不出火车是什么样子。我们的目光一直朝着一个方向,那是火车驶来的方向。我们等了很久,其间,风一直吹着我们。

后来,我终于听见了火车进站的声音,但我还 没有看到火车,那声音有点像牛叫,拖长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那么绵长的声音,我的耳朵在那一刻被唤醒了,从此,这声音就留在了我的耳朵里。火车开过来了,我已经看见了黑亮的火车头上浓重的白烟,它升腾着,升腾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