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书生打铁的故事

书生打铁

曹芳这时候已经长大了,不愿意再让司马师管着,正想用个什么法子除了司马师。这件事让司马师探听到了。司马师可不想跟诸葛恪似的让人给杀了。他带人闯进宫里,一句话就废了曹芳,让魏文帝曹丕的孙子曹髦[máo]做了皇帝。过了几年,司马师病死了,他弟弟司马昭接着做了大将军。到了这时候,魏国朝廷的大臣差不多都成了司马昭的心腹。他们瞧着曹家皇帝的权势越来越小,都想着该让司马家当皇帝了。

魏帝曹髦也看得出来,朝廷的事全是司马昭说了算,他当皇帝的什么也管不了,还得老陪着笑脸儿。他忍了一回又一回,到了儿忍不下去了。他把大臣王经几个叫来,让他们跟自己去讨伐司马昭。

王经急着说:“不行啊!现在司马昭的心腹那么多,您这几个人怎么对付得了哇!”曹髦从怀里掏出一张早就写好的诏书,扔在地下,怒气冲冲地说:“你们拿去!我已经下了决心,死也不怕!再说还不一定死!”说完,就进去见太后了。

才一眨巴眼儿的工夫,这件事就让司马昭知道了。等曹髦把卫兵集合好,大喊大叫从宫里冲出来的时候,司马昭的心腹贾充已经带兵过来了。曹髦把宝剑抽出来,举在手里高声喊:“你们反了吗?我是皇帝!”这句话真把大伙儿吓住了,有不少士兵就准备后退。有个叫成济的将官问贾充:“这可怎么办呐?”贾充使劲地咬着嘴唇,狠狠地说:“哼!司马公养着你们,就是为了今天。还有什么可问的?”他把手一挥,成济拍马上前,一枪朝曹髦刺过去。曹髦刚要用剑抵挡,枪头已经刺进了胸口。他大叫一声,从车上摔下来,死了。

这一下宫里可乱了。文武百官听说皇帝给杀了,都进宫来探问。司马昭一边打着哆嗦一边走,到了曹髦的尸首旁边,就趴在地上怎么也不起来。大伙儿都知道杀皇帝的是谁,可都不敢说。大臣陈泰还有些胆量,哭着说:“只有杀了贾充,才能对天下人多少有个交待。”司马昭说:“杀个小点儿的吧!”陈泰说:“只有再大点儿的,没有小点儿的。”司马昭好像没听见他的话,就说起立新皇帝的事了。当然又是他说了算,十五岁的曹奂被立为皇帝,就是魏元帝。

没几天,可马昭上了一个奏章,说成济大逆不道,杀了皇上,应该灭门。成济就这么做了替死鬼。

司马氏这么专横,看不惯的人有的是,就是不敢说。这一回司马昭连皇帝都杀了,好多人都背地里议论纷纷。有些文人学士忍不住批评起朝政来。这些人里面最有名的是嵇康。

嵇康从小喜欢读书作诗,性格挺豪爽。他跟好朋友阮籍、阮咸、山涛、向秀、王戎、刘伶经常在竹林子里喝酒,谈论天下大事,什么话都敢说。大家就叫他们是“竹林七贤”。

嵇康从心眼儿里腻歪跟那些当官儿的来往,说他们就会给司马昭拍马屁,太没出息。他不当官,可是心里很不高兴,就干脆整天喝酒,没完没了地喝。他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打铁。大伙儿时常看见他光着上身,抡起大锤,在铁炉旁边叮叮当当地打个不停。

那时候,中书侍郎钟会很受司马昭重用,又有权又有势,谁也不敢惹他。他听说嵇康才华出众,又挺古怪,就去看他。这一天,嵇康刚巧正在打铁,猫着腰,身上直冒汗,手里的铁锤一上一下的,别提多带劲儿了。别人告诉他说,钟会看他来了。他好象没听见似的,头也不抬,还那么一下一 下地打铁。钟会耐着性子站在旁边等着。谁知站了老半天,嵇康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钟会又是恼又是羞,把袖子一甩,转身走了。刚走不几步,嵇康倒说话了。他一边低头敲打着烧红的铁条,一边慢悠悠地说:“你听见了什么才到这儿来的?又瞧见了什么才想走了?”那个傲慢劲儿,气得钟会牙直痒痒。他没好气地说:“我听见了我听见的才来的,我瞧见了我瞧见的才想走了。”打这儿起,他就恨上嵇康了。

嵇康不愿意跟当官儿的来往,可是有人偏偏要劝他做官。这个人就是嵇康的朋友山涛。山涛被选进朝廷做了嵇康好象没听见似的,还那么一下一下地打铁。官,他知道嵇康比自己有本事,就向上边推举嵇康,接替自己。他还写信把这件事告诉嵇康。嵇康可真火儿了,马上写了一封《绝交书》给山涛,把他着实挖苦了一顿,还直截了当地批评了朝政。司马昭知道了这件事,差点儿把肺气炸了。正在这时候,嵇康又闹出了一件事,司马昭就下决心要杀嵇康。

嵇康有个好朋友叫吕安。吕安的哥哥吕巽[ xùn]欺侮了吕安的媳妇儿,还诬告吕安不孝顺父母。官司打下来,吕安请嵇康给自己作证。嵇康是个耿直的人,就站出来为吕安抱不平。司马昭觉着这下子可有了机会了。那个受了嵇康的气的钟会,这会儿也跑来对司马昭说:“嵇康这个人顶坏了!动不动就攻击朝政,辱骂圣人。”他见司马昭把眼睛都瞪圆了,又往前凑了几步,压低了声音说:“听说他还想连络外面的人造反呐!这样的人要是留着他,将来可不得了哇!”司马昭狠劲地一攥拳头,下令把嵇康逮起来判了死罪。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洛阳城。有三千多太学生联名上书,请求不要杀嵇康,让他去给大伙儿当老师。可是,这管什么用呐!嵇康到了儿给绑上押到了刑场。临刑以前,他还弹了琴,弹的曲子叫《广陵散》。据说这支曲子只有很少几个人能弹,嵇康就是其中一个。他弹完《广陵散》,叹了口气说:“当时有人要向我学这个曲子,我没教他。以后,它可就要失传了!”

嵇康到死也没向司马昭他们低头,可是“竹林七贤”里的人,不都跟他一样。阮籍的才华跟嵇康差不多,他就不想这么去死。他也爱喝酒,一有酒就往醉里喝。有一次,司马昭派人来向阮籍求亲,要给他儿子娶阮籍的女儿。阮籍心里不乐意,可又不敢说不愿意,就拚着命喝酒,喝醉了就睡,一睁眼又喝。这么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还是迷迷糊糊地醒不过来。司马昭等不及,只好算了。据说,阮籍这场醉,直醉了六十天。求婚的事是躲过去了,还有更麻烦的事可躲不过去。有人推他为司马昭做晋公写《劝进表》,他犹豫了半天,只好写了。司马昭因此挺喜欢阮籍。有人告发阮籍,司马昭还向着他。

司马昭杀了皇帝曹髦,又杀了嵇康这样的敢批评朝政的人,魏国上上下下谁还敢出来反对他呐?他倒不急着当皇帝,等着把蜀国、吴国都灭了以后再说。这么着,他就着手准备去征讨蜀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