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特别的生日晚宴

第二十二章 特别的生日晚宴

“因此,”梧罗为他的英文阅读作业做了一个结论,“我认为班尼虽然有一对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却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唯一看得最清楚的人。因为班尼可以看透外表,直指心灵。”

“好极了!好极了!”波特与杜医生赞不绝口,大家不停地鼓掌。

“非常明智的观察”是外婆的评语。

“太精彩了,太精彩了!”妈妈与杜爱玲说。

“我会给他一个甲。”外公说。

“太对了!”我说。

双胞胎只咧嘴笑着拍手。

这是我们家又一次的生日晚餐——这一回的寿星是外婆,另外还 有一件蛮特别的大事,因为波特答应要宣布两个惊喜。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仍然是9月,我与梧罗的禁闭处罚将于下星期二结束。为了这顿晚餐,他们特别法外施恩,让我们参加。我怀疑根本没有一个大人在意我们是否遵守禁闭的规定。

学校的柯老师规定了一份作业,写一篇有关一个我们所尊敬的人的报告,还 要阐述其中的原因。我的报告还 没写完,外公就已经把梧罗的报告看了一遍,觉得实在太精彩了,于是坚持要梧罗在生日晚餐的时候念给大家听。

之后,波特站了起来,手上握着一杯黑莓酒。

“我特别要向岳母大人、孩子的外婆敬一杯。然后我有一件事要宣布。先敬酒:敬一位卓越的女性、妻子、母亲、家庭主妇和才气纵横的音乐老师!我们敬你,岳母大人。”他说。

“说得好!说得好!”大人们说着,向外婆敬了一杯。

双胞胎、梧罗和我喝的是樱桃汽水。

外婆红着脸感谢大家。

“现在宣布事情,”波特继续说道,“它关系着你最优秀的钢琴学生,岳母大人。”

“哦,当然是姬赛喽。”外婆说着,对我微笑。

我的耳朵竖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认为姬赛举行正式独奏会的时候到了。”

“独奏会?”我尖声叫道,“为什么?”

“为什么?”波特说,“替我们和整个加煤镇炫耀一番啊!”

“炫耀?”我像个傻子似的重复了一遍。

“对。不但炫耀你弹得多么好,也替你的老师增光彩。”

独奏会?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意思就是说,我独自一人坐在前面弹45分钟的琴给一群人听?

“我想你13岁生日那天是最理想的时间。”妈妈说着,看起来非常欣慰,“这么一来,你就有大约两个月的时间准备了。”

“我们邀请谁来呢?”我问。

“每一个人!”席间的每一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对啊,整个镇上的人都来。”梧罗说。

他们都等着我的反应。令人惊讶的是,我觉得一股兴奋感逐渐滋长起来。这下我就可以炫耀我所学过的所有难弹的指法,还 有莫扎特那些美丽动听的曲子,再加上一些流行的音乐,还 有民谣,爵士乐当然也不能少!节目单已经在我脑中成形了。

“好!”我说得有些气喘,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

然后大家又是笑又是鼓掌。

“我们明天就把计划拟一拟。”妈妈说。

“现在我们宣布第二个惊喜。”杜医生边说边站起来,“是关于梧罗的。”

“我!”梧罗说着,声音都哑了。

他一脸受惊的样子,我们都设法不去留意。

“是不是我妈的事?”他说。

“哦,不是的,孩子,我真希望是。但这是一件好事。各位,前一阵子我检查了梧罗的眼睛。后来我一直跟我一位住在巴尔的摩的眼科专家朋友通信。经过和波特与包先生很长的一段时间讨论之后,我们已经决定带梧罗到我这位巴尔的摩的朋友那儿去,看看能不能为他做什么。”

“你的意思是动手术?”我问道。

“有可能。我们不能保证,”杜医生说,“不过据我了解,手术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

梧罗也说不出话来。

“表哥,猫咬掉你的舌头啦?”我说着,调皮地戳了他一下。

“没有,”他终于说道,“我只是在等外婆嚷嚷,现在该起来准备上学了。因为我知道我是在做梦呢。”

好一个夜 晚!好一个宴会!这绝对是我们印象中最棒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