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共和制的创立者布鲁图斯

共和制的创立者布鲁图斯

布鲁图斯的全名是卢基乌斯 ·尤尼乌斯 ·布鲁图斯 ,是驱逐傲王塔克文的主要发起者和罗马共和制的奠基人。

布鲁图斯 家族是传统的贵族阶层,是罗马赫赫有名的氏族之一。据说,该氏族起源于特洛伊人,这些特洛伊人随同埃涅阿斯 一同漂泊来到意大利的。布鲁图斯 的父亲名叫马尔库斯 ·尤尼乌斯 ·布鲁图斯 ,他是一个令人景仰的人物,与国王塔克文的一个姐妹结了婚。塔克文是一位贪得无厌的家伙,他在杀死塞尔维乌斯 后,为了夺取他的巨额财产把他也杀了,为了避免日后血仇报复,他甚至把他的长子马尔库斯 也杀死了,只留下了布鲁图斯 的次子卢基乌斯 未杀,因为他当时还 是个小一毛一孩,以为不会有什么后患。

卢基乌斯 逃过一劫,他在塔克文家里同塔克文本人的孩子们一起长大。在他幼小的心里,就知道了自己亲人的不幸,为了避免遭到同样的厄运,他便把自己的全部财产一交一由塔克文支配,并且伪装成一个疯疯癫癫的人。他伪装的手法真的不错,别人看不出一点蛛丝马迹,他骗过了所有的人,人们都信以为真。他很乐意有“布鲁图斯 ”这样的姓氏,意为“愚蠢的”。表面疯癫,但是他内心却非常坚定,他知道他必须以巨大的毅力忍耐着,期待合适的报复时机。

长时间以来,国王身边经常会出现一些异常的现象。例如在王宫附近,鸢鸟毁了老鹰的巢窝,弄死了雏鸟,赶走了飞回来的老鹰。又如国王献祭时,突然出现一条巨蟒,拖走了国王用来给神献祭的公牛。瘟疫也开始肆虐罗马,使很多的母亲和婴儿丧失了一性一命。可怕的怪异现象使塔克文感到十分不安,经常夜 不成眠,还 做一些令人害怕的噩梦。直觉告诉他,可能会有某种不幸降临,于是决定派人前往希腊著名的得尔斐神示所,给神明献礼,请求神的指示,希望得到神的保佑。国王变得越来越暴躁,他不再信任自己周围的任何人,成天疑神疑鬼。他经过反复思考,觉得还 是自己的儿子可靠,于是派自己的两个儿子提图斯 和阿伦苏斯 前去得尔斐,同时让布鲁图斯 随行,这样既可以让他侍候他那两个儿子,还 可以让他用自己的愚蠢可笑的行为给他的儿子们解闷。人们为远行者装备好行装,提图斯 和阿伦苏斯 便出发上路了。到达得尔斐后,两位王子得意洋洋地给神明献上丰厚的礼物。他们也让布鲁图斯 给神明献点礼物,布鲁图斯 只能给神明献上他旅途中使用的拐棍。其实那不是一般的拐棍,那根拐棍的中心已经被掏空了,里面藏着一根黄金棒,这足以表明了布鲁图斯 的智慧和远虑。两个王子很高兴这么容易就完成了父亲的嘱托,给神明献礼后他们突然灵机一动,便求问神示,他们两个人中谁会继承王位、统治罗马。据说当时神明并没有直接回答他们,只是说:“年轻人,你们中谁首先亲一吻母亲,谁就会成为罗马的统治者。”两个王子决定保守这个秘密,以免他们留在家中的兄弟塞克斯 图斯 知道后,抢在他们前面满足神意,至于他们自己,他们愿意让命运去作决定。

当时聪明的布鲁图斯 站在一旁,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他稍加思索就理解了神意的真正含义。当他们离开神殿的时候,他故意在门槛上傻呆呆地绊了一下,随即跌倒趴在了地上。这时他立即把双一唇紧一贴地面,亲一吻世人共同的母亲土地,首先满足了神明的愿望。不过那两个粗心的王子丝毫没有觉出布鲁图斯 的真实意图,他们还 在那里得意地大笑布鲁图斯 的迟钝。

三位年轻人完成任务后回到罗马,贪婪的国王正在全力准备进攻鲁图利人的城市阿尔得亚。阿尔得亚位于罗马的东南方,是一座非常富饶的城市,塔克文对它早已垂涎欲滴。这是一座山城,位于陡峭的悬崖之上,易守难攻,所以要拿下这座城市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国王在首次一交一战失利后,便决定用长时间的围困迫使敌人投降。按照这个决定,罗马军队在城外扎起了营,王子们也一同随驾出征。一天晚上,人们在王子塞克斯 图斯 的营帐饮宴,参加的人中有国王的亲属卢基乌斯 ·塔克文·科拉提努斯 。科拉提努斯 的父亲名叫埃革里乌斯 ,是老塔克文的侄子,被老塔克文任命管理科拉提亚城,科拉提努斯 就是从那里前来参战的。

饮宴间,他们谈到了女人,说到自己的妻子,个个都夸耀自己的妻子有贤良品德,是世间女子不能比及的。这时科拉提努斯 提出了一个建议:“既然大家都认为自己的妻子好的话,不妨让我们现在立即跨马出发。我希望能以实际事例证明,你们的妻子都比不上我的卢克莱提娅。”对于他的提议大家都没有非议。于是一伙年轻人乘着酒兴,快马加鞭,首先前往罗马。他们在那里正好碰上王子的妻子们正在举行豪华的晚宴。他们又从罗马去到科拉提亚。当时已是深夜 人静,他们发现美丽的卢克莱提娅仍然坐在女仆们中间,同女仆们一起纺织。大家看到这种情景,知道胜利非卢克莱提娅莫属了。不料卢克莱提娅的美貌使塞克斯 图斯 产生了邪念。过了几天,塞克斯 图斯 在一个一奴一仆的陪同下,悄悄来到科拉提亚。他首先去引一诱她,但是这一招根本没有效果。之后,他便强一暴了卢克莱提娅,然后拍了拍衣服,无所顾忌地离开了。

卢克莱提娅感到极度悲痛和愤怒。她立即派人去罗马见她的父亲斯 普里乌斯 ·卢克莱修,同时派遣另一个人前往阿尔得亚去见她的丈夫,请求他们赶快到她那里去为她报仇。卢克莱修得到消息后,带着普布利乌斯 ·瓦勒里乌斯 前去科拉提亚,科拉提努斯 则带着卢基乌斯 ·尤尼乌斯 ·布鲁图斯 前来——当时科拉提努斯 和布鲁图斯 正好有要务要赶回罗马,遇见了前来报信的信使。他们来到科拉提亚,发现卢克莱提娅正坐在卧室里,悲痛欲绝。卢克莱提娅哭哭啼啼地向他们叙说了塞克斯 图斯 ·塔克文的暴行,要求他们为她惩罚罪恶的犯罪者。他们听后也义愤填膺,一个个拍胸脯向她保证,一定会按照她的要求去做。他们努力安慰她,希望她的伤痛有所缓解,但是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卢克莱提娅说道:“请你们努力让犯罪者受到应有的报复吧,至于我自己,尽管我知道自己是无辜的,但是不会逃避惩罚。希望在我之后,不会有哪个女子像我卢克莱提娅一样,失贞后仍然活在世上。”说完这些话,她立即一抽一出藏在衣服里的佩剑,刺进自己的胸部,倒在血泊之中。她的父亲和丈夫大声地呼喊,所有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复仇的时刻终于到来。布鲁图斯 从卢克莱提娅胸部一抽一出沾满鲜血的剑,满怀愤怒地高举着,说道:“我以这些纯洁的、神圣的鲜血起誓,神明们,请你们为我作证,我将以火焰、武器和一切我能够采用的手段追究可恶的凶手塞克斯 图斯 ·塔克文以及该家族所有人的罪行,他们或其他任何人在罗马为王都是我不能容忍的。”他这样说完,表情是那样严肃,接着他把剑传给科拉提努斯 、卢克莱修和瓦勒里乌斯 ,他们对布鲁图斯 表现出的前所未见的高尚一精一神感到震惊。在场所有的人重复了布鲁图斯 的誓言,然后把卢克莱提娅的遗体抬到城市广场,号召人们起来反抗国王的残暴统治。人们立刻响应,所有的人都拿起武器,关闭了城门,布置防卫。

布鲁图斯 率领其他人去往罗马。人们听到消息后,也纷纷奔向广场。在那里,他以骑兵指挥的身份,召开了市民大会,发表了激一情高昂的演讲,义愤填膺地揭露塞克斯 图斯 ·塔克文的可耻暴行、国王的残酷和人民深受的苦难,号召人们起来推翻塔克文的王权,把塔克文本人和他的整个家庭赶出罗马。布鲁图斯 的演说具有很强的号召力,人们听后非常气愤,赞成布鲁图斯 的提议,决定起来反抗。在这之后,布鲁图斯 把所有自愿跟随他、能够作战的人武装起来,带领他们前往阿尔得亚军营,鼓动军队也起来反对国王。在这之前,国王曾任命卢克莱修为市政官,布鲁图斯 让卢克莱修作为城市负责人,留在罗马。

一騷一动发生之后,王后图利娅带着几个随从在人群的一片诅咒声中仓皇地离开了罗马,去向丈夫通风报信了。阿尔得亚城下的军队热烈欢迎布鲁图斯 的到来,接受人民的决定。在布鲁图斯 前来阿尔得亚时,国王得知罗马发生一騷一动的消息后,立即离开军营赶回罗马。当他到达罗马城下时,发现城门紧闭,宣布他已经被驱逐。他看到大势已去,不得不屈服于命运,带着两个儿子逃亡到埃特鲁里亚。塞克斯 图斯 ·塔克文逃到他辖有的城市伽比伊,这个城市是他曾经采用欺骗手段夺来的。那里的人们并不欢迎他,在他到达那里后便被市民们处死了,他终于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驱逐国王、废除王政专制后,罗马建立起了新的国家管理体制。国王的位置由两个行政长官替代。这两位行政长官起初称为裁判官,后来称为执政官。他们享有军事、行政权力,而宗教权力则归另设的教王拥有。教王并不是政一府官员,所以没有政治权力,他服从于大祭司,其职责在于按时间向神献祭。执政官的任期为一年,由两个人共同执政,这样可以避免个人专制的危险。第一任执政官由百人一团一公民大会选出,他就是卢基乌斯 ·尤尼乌斯 ·布鲁图斯 和卢基乌斯 ·塔克文·科拉提努斯 。

布鲁图斯 如愿以偿。作为新获得的自一由的维护者,布鲁图斯 就像他为建立新的自一由制度作出的巨大努力那样,热情高昂。他需要得到人民的支持,于是他首先向人民宣誓,称王权在罗马永远不会再出现,然后他恢复了塞尔维乌斯 ·图利乌斯 建立的国家机构和各项法律,对人数减少了很多的元老院进行补充,增加了平民显要人士进去,重新恢复为三百名元老,新补充的成员称为“增补元老”。

尽管塔克文·科拉提努斯 本人的言行没有过失,但是不能改变是塔克文家族一员的这个事实,人们出于对国王专制的痛恨,对他没有信任,因而罢免了他的执政官职务,选举普布利乌斯 ·瓦勒里乌斯 担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