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个故事 白雪皇后宫殿里发生的事情

第七个故事 白雪皇后宫殿里发生的事情

白雪皇后的宫殿墙是纷纷扬扬的雪花砌成的,门窗却由刺骨的寒风做成 。宫里一百多个房间也都像是大雪堆集而成,最大的房间伸展开去有好几英 里。它们全让强烈的北极光照得非常明亮,显得那样大,那样空,那样冰冷 和那样耀眼。那儿从来谈不到有什么欢乐,那儿甚至从来没有开过一个小小 的舞会好让风暴吹起喇叭,好让北极熊后腿站立起来跳跳舞,表演一下优美 的舞姿;更不用说嘴巴里可以鼓舌,脚掌可以打拍子的节日晚会,也更不用 说白狐太太的茶话会了。白雪皇后所有的房间空空荡荡,寒气逼人,沉闷无 声。北极光清清楚楚闪耀着光辉,你可以正确辨别它们什么时候最亮最高, 什么时候最暗最低。在那空旷得没有边际的白雪大厅中央有一个结了冰的湖 。湖里的冰裂成千百块碎片,每一块大小形状却完全一模一样,很像是一件 工艺品。白雪皇后在家的时候,坐在湖的中央,还说,她就坐在智慧的镜子 上,那是全世界一面最好的镜子。

小凯依冻得发青,不,几乎冻得发紫了。但他并不觉得,因为白雪皇后 把他身上的寒颤全都吻掉了,他的心几乎像一团冰。他正在拼一些又尖又扁 又平的冰块,拼出各种各式的形状来。他不停地拼,似乎想拼出一个什么图 案来。这就像我们拿一些小小的木块做拼图的游戏。凯依拼得十分专心,手 指十分灵巧。在他眼里这些图形似乎比什么都重要,那是因为镜子的碎屑还 留在他眼睛里的缘故。他拼成了许多完整的图案,组成许多不同的文字,但 他却怎么也拼不出一个特殊的词“永恒”。白雪皇后说过:

“要是你能拼出这个词儿,你就成了你自己的主人.我就把整个世界和 一双新的冰靴送给你。”但是他拼不出来。

“现在我急于飞到温暖的地方去!”白雪皇后说,“我要去看看那些黑 罐子。”她所说的黑罐子,也就是喷火的活火山,也就是人们称之为埃特纳火山和维苏威火山顶上的黑火山口。“我么让它们盖上一点白雪,这对它们 有利,这对柠檬和葡萄的生长有好处。”说罢她就飞走了。

于是,小凯依独自一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大冰殿里。那冰殿有好多好多英 里长,他看着那些冰块出神。想着想着,他身上吱吱嘎嘎劈劈啪啪作响起来 。他又直挺挺一动不动坐着,人们多半会以为他已经冻死了。 这时小杰尔达穿过大门,走进宫殿来。刺骨的寒风在怒吼,不过她一念 起晚祷,风就停了下来,好像它也想去睡觉了。她走进了那个又大又冷,空 空荡荡的冰殿,一眼就看到了凯依,并且认出了他,连忙扑上前去,楼住了 他的脖子,紧紧抱住他.大声叫道:

“凯依,亲爱的小凯依!我终于找到了你!”

可是他一动不动坐着,直挺挺的,冰冷冰冷。小凯依热泪如涌,掉在他 的胸膛上,渗进了他的心坎,融化了里面的冰块和小小的镜子碎片。他看着 杰尔达,杰尔达唱起了那首赞美诗:

“玫瑰花开花落短短几天, 只有圣婴耶稣永远住在天堂。”

于是凯依嚎啕大哭起来,他哭得那么厉害,眼睛里的镜子碎屑跟服泪一 起流走了。于是他认出了小杰尔达,兴高采烈地嚷嚷道:

“杰尔达,亲爱的小杰尔达!这么久了,你在哪儿?我又去了哪儿?” 他朝四周望了望,“这里多冷啊!怎么这么空旷,不见一个人影!”

他紧紧抱住杰尔达,杰尔达高兴得又是笑又是哭。他们是那样狂喜,连 周围的一块块冰也快活得跳起舞来。等它们跳累了躺下来,恰好拼出了“永 恒”这两个宇。白雪皇后说过,一旦这两个字拼出来,他就成了自己的主人 ,她还要把整个世界和一双新冰靴送给他。

杰尔达吻了凯依的双颊,那儿就像开出了两朵玫瑰,杰尔达又吻了他的 眼睛,它们就像杰尔达的眼睛一样炯炯发光了。杰尔达吻了他的手脚,它们 就变得强壮有力了。白雪皇后这时很可能会回来,那就随她便吧,因为他的 自由已经用亮晶晶的冰字写在了地上。

他们手拉着手走出巨大的冰宫。他们谈到了他们的奶奶,谈到了屋顶上 的玫瑰,他们所到之处风和日丽。等到他们到达那一大片长满红色浆果的灌 木林,驯鹿已经在那里等侯,它还带来一头母驯鹿,母鹿鼓鼓的乳房里装满 了奶。两个孩子喝过温暖新鲜的鹿奶后,还吻了吻它的嘴。它们带凯依和杰 尔达先去看芬兰女人。他们在她那热气腾腾的房间里把身子暖得热乎乎的. 还详细打听了回家的路径。然后他们又去看拉普兰女人,她为他们缝制了新 衣服,还为他们准备好了雪橇。

驯鹿和母驯鹿在他们身旁一路蹦蹦跳跳,把他们送到拉普兰的边境。那 儿最早的绿芽已经冒出泥土探头张望,两个小小的旅行者就在那儿跟拉普兰 女人和两头驯鹿告别。他们都齐声说了“再见!”

新孵的小鸟开始鸣啭,森林里绽满了绿色的嫩芽。忽然从树林里跑出一 匹美丽的骏马来,杰尔达立刻认出它就是驾金马车的那匹马。骑在马上的小 姑娘头戴一顶闪闪发亮的红帽子,腰挂好几把手枪。那就是强盗小姑娘。她 在家里呆腻了,所以想先往北走,看看世界上还有没有适合她的其他地方。 她和杰尔达一下子认出了对方,那个高兴劲就别提啦!

“长途跋涉找来的就是你这个可爱的家伙吗?”她对小凯依说。“我真想 知道你值不值得有人为你一直走到天涯海角!”

杰尔达却拍了拍她的脸额,问她王子和公主的近况。

“他们在外国旅行!“强盗小姑娘说。

“那么乌鸦呢?”杰尔达问。

“乌鸦死了!”她回答道,“它那驯养在宫里的心上人成了寡妇,走来走 去腿上总系着一段黑线,它伤心极啦,可再伤心也没有一点用!你倒是说说 你的情况,你是怎么设法找到凯依的!”

杰尔达和凯依把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讲了一遍。

“够劲,够劲,真够劲!”强盗小姑娘说,她拉住了他们的手,答应要 是她路过他们的城市,一定去拜访他们。于是她骑着马奔向茫茫的世界,而 杰尔达和凯依手拉着手继续赶路。越往前走,春天越是美丽,鲜花盛开,一 片青翠。教堂的钟敲起来,他们认出了教堂的尖塔和他们居住的城市。他们 进城一路走到奶奶的门口,爬上楼梯,走进房间,那里所有的东西看上去还 跟以往一样。那口钟还在滴答作响,指针在慢慢移动;但他们一进门便突然 意识到他们现在已经长大了。屋顶的玫瑰开得正盛,从敞开的窗子望出去, 他们小时候坐的小板凳还放在那里。凯依和杰尔达坐在各自的板凳上手握着 手,那白雪皇后宫殿里空旷冰冷的壮观似乎只是一场恶梦,早被他们忘了。 奶奶坐在明亮的阳光下,高声朗读着《圣经》里的一节:“除非你成为小孩 ,你决进不了天堂!”

凯依和杰尔达你看我,我看你,这时他们才完全懂得了那首赞美诗:

“玫瑰花开花落短短几天, 只有圣婴耶稣永远留在天堂!”

他们一起坐在那里,虽然已经长大了,可两颗纯真的心仍像孩子一样。 那时已是夏天.温暖美丽的夏天。

-END-

为您推荐